万博官网app下载 > 万博官网app下载 >

铁蹄下的沦陷区

  我童年时代,是半封建、半殖民地国家的积弱年代,国势衰危,经济凋敝,民不聊生,绝大多数人在贫困、饥饿、死亡线上挣扎。然而灾难并不因人民的苦难深重而不降临中国,强寇决不怜悯弱者,继“九·一八”事变后,一九三七年夏,日寇又悍然发动震惊中外的“卢沟桥”事变。我中华无数英烈为捍卫国家民族尊严,奋起抗战,以落后的武器装备,抗击武装到牙齿的凶恶敌人,抛头颅、洒热血、惊天地、泣鬼神,谱写了一曲又一曲的英雄壮歌。战区人民流离失所,战争阴云笼罩全国各地,巨大的恐惧感压抑着人们心胸。我故乡小城,敌机也频临空袭,风声鹤唳,谣言四起,人心惶惶,一夕数惊。

  出于求生本能,城里人纷纷抛却家园,逃往乡间,我父母也扶老携幼避难乡村,辗转流离。一九三九年秋,日寇经高邮湖乘汽艇登陆,攻西城,县城沦陷。敌机盘旋邮城上空,轰炸扫射无辜平民,敌寇入城后毒焰万丈,犹似一群红眼疯狗,逢人便杀,尸横街衢。地处东门城内有一座砖砌拱桥(在现赞化初中东侧),河水干涸,许多市民蜷伏桥底躲避空袭,日寇从西门杀入城内,人们尚茫然不知,日军兽性大发,以机枪向桥下疯狂扫射,数十名手无寸铁的男女老幼无一幸免。地处西后街天主堂北的一条小巷,一守城溃军逃生时,将军服扔于巷内,致使全巷居民遭殃,日军说巷内有“支那”兵,十数户居民被杀得灭门绝户,妇女遭日寇蹂躏者无法计数,山河色变,天愁地惨,县城全境沦为人间地狱。

  我一家辗转乡间,度过漫长的颠沛流离岁月,避过了敌军初入城时疯狂屠杀的毒焰。于县城沦陷数月后,回到了铁蹄侵占下的故里。经历了血火洗劫,故园一片肃杀之气,南北四门敌军全副武装持枪站岗,刺刀闪闪,寒光四射。过往行人都得脱帽敬礼,稍有怠忽鬼子即拳脚交加,甚至将人摔个半死。日军宪兵队设于中市口北,这是一座人间地狱。凡遭逮捕的爱国人士,在此备受酷刑。院内豢养狼狗数条,肥硕凶猛,血红舌头拖得老长,行人经过无不毛发悚然,不啻行经鬼门关口。农民进城不知就里,常被恶犬咬伤,鲜血漓淋,呼天号地。鬼子却在一旁哈哈狂笑,以此为乐,甚至纵嗾恶犬扑向行人,国家残破,人民身家性命无保障可言。

  日寇占领期间,商业畸形繁荣,日商在沦陷区遍设各类“洋行”,疯狂进行经济掠夺。北门大街夜晚灯火通明,汽油灯光照耀,如同白昼。奸商哄抬,物价飞涨,人们存活于水深火热之中,日寇不时列队上街巡逻,枪端扎上寒光闪闪的刺刀,大皮靴的马刺声响,很远就能听到,夜深人静时分分外刺耳,惊人梦魂。鬼子还经常下乡扫荡,所到之处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。一次从农村抓来七个年轻农民,说是新四军抗日分子。将他们押解至北郊行刑。鬼子在场地上钉下五根木桩,把七人上衣剥光,将衣服扯成布条,蒙上他们的双眼,塞住耳朵和嘴巴,将其中五人牢牢绑上木桩,五个鬼子端着上刺刀的步枪,平举在手,仿佛冲锋肉搏的架势,鬼子拿中国人当活靶子,日寇军官“哦啰”一声号令,五个鬼子的刺刀飞刺五人胸膛,刀光闪处,血溅广场,受害者嘴巴被塞,呼喊不出,双腿颤动,痛苦万状,鬼子刺完一刀,退归原地,复将枪平举在手,一如前状,寇军头目再喝号令,鬼子再次冲上刺杀,如此反复数次,受害人胸腔腹部血肉模糊,渐渐低垂了头,日寇之凶残暴戾,远胜豺狼,由于日寇的奴化宣传,此时广场四周少数麻木无知的民众目睹同胞惨遭敌军屠杀,他们不觉可耻可痛,无动于衷地在看热闹。被反绑蹲在一边的另两个人,耳、目被塞被蒙,对近在咫尺的惨绝人寰的一幕毫无觉察,不料其中一人蒙着眼睛的布条松动滑落,睁眼一望,顿时魂飞天外,挣扎起来,挪动脚步希冀逃生,然而双手被缚,行动迟缓,刚跑几步,广场上那帮围观家伙中,竟有一个可耻的民族败类高叫起来:“跑掉一个了”。日寇小头目闻声,凶神恶煞般地冲向逃跑那人,拔出倭刀由头部分中劈下,日寇倭刀锋利无比,那人立时尸分两半颓然倒地,肝肠五脏流淌满地,另一人也被立即斩首,广场上尸体狼藉,血流满地。另一次日寇在东门外斩杀两名员,将两颗血淋淋的头颅悬挂于北门外闹市区石狮子上,长达三天之久。

  日寇多行不义必自毙,野心称霸世界。天夺其魄,一九四一年底,日寇偷袭珍珠港,太平洋战争爆发,国际形势改观,这以后县城上空不时出现靓丽的银鹰机群,数量百架以上,凌空而飞,穿云而过,景象很是美妙。消息灵通人士透露,这是盟军飞机,自某基地起飞,去轰炸日本鬼子本土,人们听后,将信将疑,亦惊亦喜,后终印证斯言不谬,驻地日军每见机群从高空掠过,莫不咬牙切齿,甚而流泪失声。人们看在眼里,喜在心头,私下议论,鬼子后院起火 ,快完蛋了。

  一九四五年八月,美军在日本广岛、长崎两地先后投掷两枚,将两市夷为平地,日酋丧胆。日寇在各路战场节节败退,被迫接受盟国“波茨坦公告”,宣布无条件投降,消息传来举国欢腾,普天同庆!华夏大地人们热泪盈眶,奔走相告,鞭炮锣鼓声彻夜不息。半个世纪以来,日寇穷凶极恶,以海盗加流氓手段,对我国进行疯狂的侵略与掠夺。八年抗战我以牺牲三千五百万军民的惨重代价,与盟军协同作战,赢来这来之不易的胜利,为百年之未有。此后上海《申报》陆续报道了在沪枪决日本罪犯的消息,“花花太岁”、“江阴之虎”、“常熟之狼”……先后被执行枪决。此辈嗜血成性,杀人如麻,罪孽罄竹难书,人们恨不生食其肉。刑车过市,群众纷纷投掷砖头石块,稍泄积忿。往日不可一世的日本军人威风扫地,垂下了头,中国人民扬眉吐气了。一九四五年十二月,新四军解放高邮,驻邮日军残部向新四军缴械举手投降,由此掀开高邮人民新生的一页。